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两个毛孩子

2017-03-02 09:37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楼下的邻居忍不住问,男孩笑嘻嘻地说:早就惊蛰了,兴许是白娘子出洞了吧。我不知道,小区的后墙外紧挨的是那所学校的食堂,更没想到阿黄会从墙下那孔小小的排水洞钻过来找兔子。那会儿,我正带着兔子在小区里散步。一次也没在草地上出现过。

◎杨秋

一道高高的围墙,两方不同的世界。

照常理,两个毛孩子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。但热衷于打球的我,把他们牵到了一起。

今天,我照例先把我家的毛孩子,那只名叫兔子、雪白、呆萌、胖乎乎的小比熊,从高墙外的铁栏塞进大院内,然后我翻墙入院,在东球场和球友打在一起。(没办法,学校不让宠物入内。)兔子一个人在北边草地上发疯。

一局结束后,我带着兔子走过篮球场、足球场,绕过操场投掷区,经过实验楼、科技楼、图书室、教学区,再穿过一大片寂静的树林子,到达学校宿舍楼、食堂,兔子不离左右地跟着我,左闻闻,右嗅嗅,抬腿儿对着树根滋上一股,再踏踏踏紧跑几步。最终由东南篮球场走到校园最西北,一处爬满爬山虎的围墙根。“呼呼呼”一群颜色杂乱的土狗,急速围拢过来,瞪大警惕的眼睛,耸着脊背上的毛,十分不友好。除遛弯很少下楼的兔子,立刻木在那里,亮出了招牌性害怕的动作,轻抬一只前爪,嘴里小声吭叽着,不知念叨什么。我捡根树枝,土狗一哄而去,一只黄色的小母狗却没有离开,她安静地站在兔子面前。这一站,却站出了一段令人唏嘘的故事。

三楼一单元,有个小伙子要结婚了。鲜红的地毯拐了五道弯,一直铺展到小区大门口,几十道插满玫瑰花的彩虹门,如长长花廊,映衬着新郎新娘青春飞扬的脸。从此,一对璧人,便活泼泼地同进同出了。

他们两个应该是有缘的,我是说兔子和那只黄色的小母狗。自从那次见了面,小母狗就随兔子七拐八拐,走过一条条或幽静或喧闹的窄路宽路,在篮球场北边的草地上追逐,奔跑,撒欢,打闹。看起来,他们是那样快活,一根小树枝、一朵小野花,都成了他们追逐打闹的理由。“呼呼呼,呼呼呼”像是一白一黄两道流星,在草地上哧哧地滑过。累了,四只小脚抵在一起,咧着嘴儿,对视着。

有一次,我又去打球,但没带兔子。刚跳下墙,就看到小母狗蹲在草地上,向这边引颈张望。看到我之后,便风一样跑了过来,她认为兔子应在我身后。我告诉她,兔子没来,你自己玩吧。但小母狗一直蹲在墙的豁口处不动,支棱着耳朵,直到我打球结束,翻墙离开。

女孩的单位在南部新城,从河北到新城几乎要纵穿整个市区。男孩早早就发动了车子,在楼下一边掸车上的灰尘,一边吸着烟等女孩。女孩每一次刚出电梯,就嚷嚷着:阿朗啊,快帮我拎拎包,我把拉链拉好哈。男孩就接了包,看着她笑。女孩拉了拉链,拍拍打打,一脸幸福地撒娇:谢老公,可以出发啦。

天,一日日暖了。雪白的梨花开满了园子。那些大脑袋的小金蜂“嗡嗡嗡,嗡嗡嗡”,慌得从这朵花蕊出来,又赶忙拱到那朵花里,仿佛一停下来,那些花就会合了嘴儿。

从女孩走路的样子,还有男孩跑前跑后的殷勤来看,她多半是怀了孕,这是件好事。

小母狗也长了腰肢。她的那几个杂毛兄弟一直跟在她身边,像是一群保镖。每一次,一接近兔子,那三只杂色的小公狗就会抢上一步,横在他俩中间。那只尾巴上总是沾满草屑的小黑狗,会狺狺地对兔子发出警告。兔子就会像小偷一样,嘴里叽叽咕咕地开溜。但小母狗阿黄总有自己的办法,她引诱着兔子从这片花园里,拱过低矮的冬青层进入下一片园子里。三拐两拐,那几个低智商的兄弟,就落在了后面。这时候的阿黄,眼光亮亮的,显得妩媚而急切,不时用屁股在兔子脸前蹭来蹭去。

七个月大的兔子,满心欢喜地直立着,伸出两只前爪笨笨拙拙地拥抱阿黄,或者搂着她的脖子,轻咬着她的耳朵。那只脏尾巴的小黑狗,终于拱出道道冬青层,追了上来,对兔子露出尖利的白牙。兔子装模作样地抬腿洒下几滴尿,用力蹬几下草地,嘴里叽叽咕咕地走开了。

那女孩,肚子一天天大了。经常用手扶着后腰,迈着外八字慢腾腾地在小区里散步。脸圆得像是西红柿,鼓鼓的,发着红光。听男孩说,马上要把女孩送到省城老家待产。

过了几日,女孩果真走了。不过,只有一个男孩的家,似乎更热闹了。一到晚上,有歌有声,有乐有趣的。楼下的邻居忍不住问,男孩笑嘻嘻地说:早就惊蛰了,兴许是白娘子出洞了吧。

我不知道,小区的后墙外紧挨的是那所学校的食堂,更没想到阿黄会从墙下那孔小小的排水洞钻过来找兔子。那会儿,我正带着兔子在小区里散步。阿黄刚从小洞里钻出来 ,紧跟着钻出了她那拖着脏尾巴的黑兄弟。看到阿黄,兔子愣了一下,旋即热烈而勇敢地向阿黄奔了过去 。黑狗插在他们中间,龇着牙威胁着。阿黄不管不顾地搂着兔子,兔子似乎也终有所悟,眼看一对相爱的狗狗即将修成正果,斜刺里冲过一只棕色泰迪,棒喝鸳鸯散。

此后的日子,母狗阿黄似乎消失了。一次也没在草地上出现过。兔子独个玩得很辛苦,也很无趣。时不时支棱着耳朵听动静,有时蹲坐在那儿面向西北,一动不动。我不落忍,对他说:带你去找阿黄吧?兔子很夸张地歪着头,似乎很用心地倾听,随即一跃而起 ,哒哒哒头前带路了。像之前很多次一样,我俩走遍了整个校园,也没看到阿黄的影子,便一前一后往回走。

天渐渐暗了下来,秋风一吹,杨树的叶子哗啦啦往下落。突然,兔子发疯般向前冲去,嘴里发出兴奋的呜呜声。“阿黄——”我脱口而出。阿黄蹲坐在一棵玉兰树下,安静得像座雕像。看到兔子,阿黄明显露出惊喜的神色,两个毛孩子互相用爪子搂抱着 ,好大一会儿。当兔子试图爬到阿黄后背的时候,阿黄突然发出严肃而陌生的低吼。兔子吃了一吓,跳出三尺开外,很茫然地望着阿黄,眼里满是深深的忧伤。

我抬眼看去,阿黄的肚子已明显鼓了起来。便唤了兔子往回走去。

Tags:兔子 阿黄 女孩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