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我对死亡的态度

2017-03-24 09:04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◎郭彦 我对死亡的态度

我对死亡的态度

◎郭彦

健康体检报告出来后,因报告中的一句话“双肺多发性肺大泡,右肺少许炎症,左肺上叶近磨玻璃影”引起了家人的担心。不仅如此,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医院打来电话,让我尽快去看门诊,请专家再确诊一下,并再三嘱咐要抓紧时间别耽误了。一个电话,更加引起家人的担心和不安。

我理解家人的担心和不安。我的父亲母亲和奶奶都是被癌症带走的。民间有此说法,家中有人如果得了癌症,不是传给子女就是传给隔代人。因此,面对家人的担心和关心,不管谁劝我,我都把他们的关心接过来,轻轻放在手心里,不能让他们的关心掉在地上。

人对死亡的恐惧大抵是与生俱来的,而死亡就像人的影子,必将伴随短暂人生的全过程。面对死亡,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态度,或惧怕,或坦然,正是因为人们对死亡的认知不尽相同,才有了种种截然不同的面对死亡的态度。

我对死亡的有意识的恐惧,最早发生在十三岁那年。1970年9月17日,一个普普通通早晨,我端着做好的早饭来到奶奶床前,喊奶奶起来吃。奶奶是背对着我的。我用手推了推奶奶,奶奶没有反应。我想把奶奶翻个身,却怎么也搬不动,我一用力,奶奶整个人一下翻了过来。此时的奶奶静静地躺在那里,满脸慈祥,就跟睡着了一样。我吓得赶紧跑到隔壁告诉舅妈。舅妈跟着我跑到奶奶床头,摸摸奶奶的脉,说,奶奶死了,让我赶紧上镇上邮局打电话让父亲回来。我不相信奶奶就这么静静地走了,我大声地叫着奶奶,双手不停地摇着奶奶,连喊带哭,大哭,恸哭,可是奶奶再也没有醒过来……从那以后,我开始非常非常的害怕死亡。

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,人类的新陈代谢更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如此清晰地发生着。曾经非常害怕的死便越来越司空见惯了,特别是父母相继离开这个世界时,我没有哭天喊地,取而代之的是大地般的平静。

能有什么理由不平静呢?面对死亡,我们无地可遁,唯有应对。生老病死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生命程序。对你对我,对所有人都一样,在这方面最平等最公开最没有争议,当然,更没有办法拒绝。诗僧寒山说过:“欲识生死譬,且将冰水比。水结即成冰,冰消返成水。已死必应生,出生还复死。冰水不相伤,生死还双美。”是啊,生死犹如冰与水,在转换中轮回,在自然中循环。人或许只有悟明了生死之间的常理,方才没有那么多悲苦纠结。

而在史铁生的笔下,死便成了生的一种默契:“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: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,坐在幽暗处,凡人看不到的地方,一夜一夜耐心地等着我,不知什么时候,它就会站起来,对我说,嘿,走吧,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。但不管是什么时候,我想我大概仍会觉得有些仓促,但不会犹豫,不会拖延。”史铁生从身处残疾渴求死亡到思索死亡再到超越死亡的经历与体验,不但使他对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,也极大地实现了他的人生价值。在他那里,死不是生的终结,而是生的另一种延续。

人对死亡的态度,从某种意义上说,其实也是对生活的态度。从恐惧死亡,到接受死亡,再到平静地面对死亡,这一过程便是生命和思想走向成熟的渐进过程。一个能够平静地面对死亡的人,是绝对能够平静地面对生活中一切的,包括深深的坎坷,包括巨大的厄运,包括一切误解、一切冲突、一切纷争……因此,我常常想,我们终将老去,一切终将过去,要学会爱和珍惜,学会感恩,学会宽容,学会看淡一些东西。我坚信,在人生大限来临的时刻,也是人生最圣洁最接近完美的时刻。假使人们都能提前以终老时的人生态度对待人生,生命将会演绎得多么宁静,多么和谐,多么美丽!

此刻,当我在写这篇小文时,手中的烟还剩下最后一点亮光,抬头再看窗外的黑夜,想到那些离世的亲人,以及那些飘于这夜空中的祷愿,不知冥冥当中的神灵,可曾听到苍生泣血的祈求?

睡吧睡吧,明天生活继续。

Tags:死亡 态度

责任编辑:bzbsmmy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博评网